短肽在现代医学中的应用

02.11.2020, 11:57

介绍
常规药物一直是一种幸运。 它们解决了健康问题,提高了生活质量,并延长了用户的寿命。 但是,它们有时会引起不良的副作用,这些副作用可能是轻微的,严重的,甚至危及生命。 这是短肽派上用场的地方。

什么是肽?

肽是氨基酸(AAs)的短链,是人体的基本组成部分,可处理人体许多活动的生物调节。 它们经常与蛋白质混淆,因为蛋白质也由通过肽键均等连接在一起的氨基酸串组成。 但是,两种生物分子都有很大的差异化因素,而且大小也不同。

短肽,长肽和蛋白质之间的区别

肽的氨基酸链比蛋白质少得多,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通常被称为短肽。 通常,短肽由2-50个AA小片段组成[1]。 这些AA的小链可能来自植物或动物产品,例如大豆,燕麦,肉,牛奶,蛋,鱼等。AA链少于10或15的肽属于一类称为寡肽的生物分子。 四肽,三肽和二肽均属于此类肽。

 

相反,蛋白质由更长的AA链组成,通常范围约为50-100 AA。 因此,它们被称为长肽。 值得注意的是,人体中天然存在的大多数肽都包含约20个AA [2]。 蛋白质也可以称为复杂多肽,尤其是当它们由全部链接在一起的几条氨基酸链组成时。 在红细胞中发现的血红蛋白就是蛋白质的完美例子。 它的结构包含4条单独的氨基酸链。

使用短肽有什么好处?

今天,可以合成长肽和短肽,但事实证明前者具有更强的医学意义。 这与它们较小的尺寸有关,这使它们能够穿透皮肤,更有效地进入肠壁并加速进入血液。

短肽被认为更具吸引力和潜力的治疗剂的另一个原因是其独特的安全性。 与传统药物不同,它们不会积聚在肾脏或肝脏等器官中,但会被人体回收。 基于此独特功能,它们带来的毒副作用相对要少得多[3]。

短肽可以治疗什么?

最近的研究表明,生物活性肽可用于安全治疗多种疾病。他们被认为有能力[4]:

 

减轻炎症;
降低高血压或高血压;
从细胞向上增强免疫功能;
杀死微生物;
预防血栓形成。

 

除了抗衰老,破坏微生物和减少炎症外,科学家还一直在寻找使用肽对特定治疗点进行评分的方法。这些要点包括:

控制糖代谢

全世界有3.47亿人患有糖尿病,因此调节血糖的迫切需求不能过分强调。胰岛素是一种肽激素,可维持血液中正常的葡萄糖水平。通常将其作为皮肤注射剂,以帮助患者维持与普通人体相似的胰岛素水平。

艾塞那肽是一种著名的基于肽的治疗剂,可用于安全地生物调节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它已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作为可注射药物用于此单一目的,并以品牌名称Bydureon和Byetta销售。

该药物通过在血糖水平达到峰值时刺激胰腺而起作用。这导致产生胰岛素,而胰岛素又将多余的糖从血液中转移到需要能量的细胞或组织中[5]。

移植后抑制器官排斥

环孢菌素是一种酸性肽,用于抑制肾脏,心脏和肝脏移植过程中受体的器官排斥。它是一种免疫抑制剂,可减慢人体的免疫系统,从而抵抗包括新器官在内的异物[3]。该药物通常通过针头或注射器口服或静脉内给药。 FDA还批准将其用于治疗克罗恩病,类风湿关节炎,肾病综合征和牛皮癣;

延缓衰老

胶原蛋白肽在医学上用于改善皮肤健康和减缓衰老。它们可以刺激黑色素生成,保护皮肤免受晒伤,增加紧致度,改善伤口愈合和清除粉刺。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这种肽还可以滋润皮肤并改善其弹性。根据这项研究,许多用于抗衰老化妆品的药物都将其包含在产品中。

增强肌肉质量

肌酸肽补充剂可能有助于增强力量和肌肉质量。对老年人的新研究表明。该研究纳入了53名平均年龄为72.2岁的男性参与者,并接受了12周的抗性训练。

在研究结束时,与将其与安慰剂相结合的参与者相比,将训练与胶原蛋白肽相结合的参与者的肌肉力量显着增加[6]。如今,越来越多的健身爱好者将这些补品与阻力训练相结合,从而获得了更显着的效果。

预防年龄引起的骨质退化

任何人都可能遭受骨质流失。达到最大骨量后(30至50岁之间),骨质开始恶化,对于许多人(尤其是女性),这可能导致骨质疏松症。骨质疏松症是骨量的持续流失,导致脆性和骨折风险的增加[7]。

来自正在进行跑步运动的成年大鼠的临床试验结果表明,骨量增加了[8]。虽然这可能意味着用胶原蛋白肽治疗的人可能会看到类似的结果,但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伤口愈合更快

正在进行抗菌肽促进伤口愈合的潜力的研究。这是在研究表明胶原蛋白肽可以通过充当抗氧化剂来减轻炎症后出现的。由于它可以改善皮肤健康和弹性,因此可以促进伤口的更快愈合。

在现代医学中使用短肽的观点

药物在现代医学中对肽的使用已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它们目前代表着十亿美元的市场,预计到2026年将超过600亿美元。然而,这种繁荣仅受到一个问题的抑制-口服时肽在胃肠道中的吸收率低。

胃中的强酸可以破坏或分解它们,然后才能进入血液。绕过这种限制的研究正在进行中,但是目前,正在使用替代方法,例如直接注入静脉或皮下应用[9]。

 

希望在未来,我们将取得突破。将产生可以以片剂或液体形式施用的短肽。

 

References

  1. The “Peptide pills” breakthrough could open a new avenue for oral drugs. By Michael Irving. Retrieved: August 28, 2020. Newatlas.com.
  2. Explainer: Peptides vs proteins – what’s the difference? Retrieved: August 28, 2020. Imb.uq.edu.au.
  3. The ‘Holy Grail’ of peptide chemistry: New strategy makes peptide active agents available orally. Retrieved: August 28, 2020. Sciencedaily.com.
  4. What to know about peptides for health. By Jayne Leonard. Medically reviewed by Cameron White. Retrieved: August 28, 2020. Medicalnewstoday.com.
  5. Exenatide injunction: MedlinePlus Drug Information. Retrieved: August 28, 2020. Medlineplus.gov.
  6. Collagen peptide supplementation in combination with resistance training improves body composition and increases muscle strength in elderly sarcopenic me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By Denise Zdzieblik, Steffen Oesser, et al. Retrieved: August 29, 2020. Ncbi.nlm.nih.gov.
  7. Healthy Bones at Every Age. Contributed and/updated by Barbara J. Campbell, MD. Peer-reviewed by Stuart J. Fischer, MD. Retrieved: August 29, 2020. Orthoinfo.aaos.org.
  8. Hydrolyzed collagen intake increases bone mass of growing rats trained with running exercise. By Satoko Takeda, Jong-Hoon Park, et al. Retrieved: August 29, 2020. Jissn.biomedcentral.com.
  9. Basics and recent advances in peptide and protein drug delivery. By Benjamin J Bruno, Geoffrey D Miller, et al. Retrieved: August 29, 2020. Ncbi.nlm.nih.gov.
Other news